文化、艺术、体育类校外培训机构有了新规定

近日,北京市教委、市文旅局发布《北京市文化艺术类校外培训机构设置标准(试行)》(下简称《标准》),尤以对培训场所提出一系列明确要求,引发社会关注。与此同时,本市地方标准《青少年体育培训机构服务规范》(下简称《规范》),也于本月初正式实施,适用于北京市校外青少年体育培训机构的服务活动。

主管部门不断推出的条款,令非学科类校外培训有章可循。而在具体操作方面,从业者也期待着更加灵活细致的考量。

“往里走,左拐到头”,在一处大型居民小区的中部位置,记者进入一栋居民楼,在住户指点下很快找到一家钢琴机构。其位于走廊最里侧,虚掩着门,靠近时可以听到隐约的琴声。推门入内,房间被隔成数个琴房与声乐教室,已看不出原始格局。一个孩子正在老师指导下练琴,声乐教室传出另一个孩子的歌声。

下午四时许,一位妈妈带着孩子来到机构,“这儿开了很久了,可以学琴,也可以约时间使用琴房”。妈妈边帮孩子摘下书包边介绍,选择这里很大因素就是离家近,不出小区就能练琴。

紧邻地铁站的另一处居民小区内,乘坐电梯上楼,一户门前装点得十分温馨,却没有安装店面招牌。进入后,方能看出这里是教授多种乐器的工作室。屋内白色木门搭配绿植,铺装木地板,满满居家风格。店员称,工作室是老板自己的房子,隔音措施都是做好的。

不过,《标准》明确规定,培训机构场所所在建筑不得设置在住宅建筑内。这一标准适用于文化艺术类校外培训机构,主要包括音乐、舞蹈、美术、戏曲戏剧、曲艺五类,培训对象为中小学生及3至6岁学龄前儿童,以培养兴趣爱好、提高艺术素养和综合素质、推进全民艺术普及为目的,属非学历类教育培训。

而实际探访中,记者发现因方便到达、易于招生、节省成本等因素,住宅小区内开办培训机构的现象较为常见。开办在住宅楼内的培训机构,有些经营多年相安无事,有些则因扰民而受到投诉举报。而此次《标准》要求,已实际开展文化艺术类校外培训业务的机构,须按规定重新审核准入。

除了建筑性质,《标准》还具体规定,培训对象含有12岁以下儿童的文化艺术类培训场所不得设置在地下、半地下或地上四层及以上楼层。相较藏身住宅楼内的培训机构,机构“层数”不符的情况似乎更加普遍。

在一处大型小区的临近入口处,沿台阶向下半层,即可步入一间舞蹈培训机构,老师正为一位女孩进行“一对一”练习。谈到选址,老师称,教室虽然处于半地下,其实跟一层相差不大。“你看,有窗户的。”她将记者引至最靠外的大教室,的确有三分之二的窗户位于地面上方,午后四点多,室内也不显得昏暗。但里侧的两间教室没有窗,就只能靠灯光照明了。

“我觉得要分情况讨论,像学习类的可能对光线要求高。我们舞蹈本身就是课后练习,只要做好通风,用灯光照明也没什么问题。”该老师坦言,如果机构搬到条件更好的环境,相应租金肯定会更高,必然会导致学费上调。

而对于“不得设置在四层及以上楼层”的规定,一些机构则直言“有些苛刻”。南二环外的一家商场四五两层,遍布着美术教育、少儿街舞、儿童芭蕾等培训机构。“这是试行的政策吗,那可能还会调整吧?”“我们这儿装修得好好的,租约也没到期,不能说搬就搬啊!”面对记者询问,店员普遍表示不太理解,“很多商场,不都是把培训机构放在楼上吗?”在点评平台上,对一些位于商务楼宇、居民楼内中高层的机构,也有不少家长认为“视野好”,称“孩子课间可以望望远,放松一下心情。”

记者注意到,去年5月,由北京市体育局组织制定的地方标准《青少年体育培训机构服务规范》(征求意见稿)曾提出,“不得在地下二层及以下开展体育培训活动”。而今年4月1日正式实施的《规范》中,这条要求仅保留“利用改建或改用的地下空间培训机构,应符合消防和地下空间使用的相关规定。”删掉了原本征求意见稿中,“不得在地下二层”的表述。

具体到店面内部硬件,《标准》明确,开展培训教学的单个场地建筑面积应不少于100平方米,美术、音乐、戏曲戏剧、曲艺类同一培训时段内培训场地学员人均使用面积不低于3平方米,舞蹈类同一培训时段内培训场地学员人均使用面积不低于6平方米,确保不拥挤、易疏散。

体育培训的《规范》则要求,棋牌类体育项目培训场地,每班次培训的人均培训面积不小于3平方米,其他体育项目每班次培训的人均培训面积不小于5平方米。

关于人均面积的表述,家长们普遍比较认同。“施展得开呗,不会互相碰撞。”“地儿就那么大,人多了肯定不行。”一家轮滑机构门口,等候孩子们下课的家长表示,通常位于商场内的机构面积都不会太大,安全是首要考量的因素。

“不光是地方大小,老师也得能照顾过来。”一家美术机构门口,等候孙女下课的奶奶隔着玻璃注视着教室。“你看她们班现在是四个孩子,说是上限就到六个。再多的话老师就不好指导了,挨个儿教教画画,半堂课就过去了。”

“人均面积的要求,我们应该是符合的。”一家钢琴工作室经营者坦言,工作室有四间琴房,本身钢琴就比较占地儿,每间琴房面积差不多就是5平方米,但总面积确实达不到100平方米。在她看来,学员都是约好时间来上课或练琴,不太需要大面积等候、玩耍的空间,若硬性要求类似经营模式的机构增加总面积,难免会导致成本上涨、闲置浪费。

围绕收费方式,《标准》规定,按照《北京市营利性文化艺术类校外培训机构培训课程预付费管理办法》,机构可采用一次一结和预付费两种收费方式。通过预付费收取费用的,培训机构不得一次性收取或变相收取超过60课时,或时间跨度超过90日的培训费用,且不得超过5000元。

体育培训的《规范》中,同样强调,应签订符合国家规定的中小学生校外培训服务合同,内容应符合相关部门的规定。而在北京市体育局、北京市教育委员会印发的《北京市体育类校外培训机构设置标准(试行)》中,也有“不得一次性收取或以充值、次卡等形式变相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或60课时的费用,且不得超过5000元”的表述。

与围绕场地尚存的一些争论相比,记者发现,如今家长们对待交费,意见相当一致——宁愿课时单价稍贵,也尽量避免购买动辄上万元的大课包。“游泳、早教、乒乓球……跑路的机构太多了,身边几乎就没有从没遇到过跑路的家庭。”有家长称,孩子的篮球已经续费三次了,依然坚持每次只买二十多节课。“一是怕跑路,二是怕机构办着办着管理不好,不想上了退费麻烦。”

大课包“不受待见”,机构也纷纷转为推行小课包。一家舞蹈机构,培训项目均以10次课为一个阶段进行销售,上完后若有意,可再续10次课。工作人员称,一次性多买也没有优惠,“现在的大课包其实也是违规。”

即便在仍保留大课包的机构,例如一间书法教室,有一年的课包和半年的课包两种,价格方面前者比后者每次便宜约30元,工作人员称,家长基本还是会选择小课包。有趣的是,还有机构推出了4999元课包,对应着15次课,刚好卡在价格与时间跨度的合规线上。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