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大牌|“先改变过程再提高成绩”——专访中国女足新主帅米利西奇

新华社北京5月27日电(记者岳东兴、赵建通、公兵)近日,中国女足新任主教练安特·米利西奇在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从执教理念、带队目标、联赛发展等方面分享了他的看法。以下是部分采访实录。

米利西奇(简称“米”):作为一名教练员,你总是想挑战自己。这是一个令人兴奋的项目。当我参加中国足协面试过程时,对这个职位有了更多了解,也对自己充满信心。我能够为这支国家队做些事情,产生影响。

教练员需要从每一段执教经历中吸取一点经验和教训,但最重要的是你对如何打造一支球队、踢出什么样的风格,有一个清晰的愿景和理念。同时,我正在研究中国球员的特点,我们能够想出一种踢球方式,首先可以让球队在比赛过程中变得更好,然后才是成绩上取得进步。

米:我看中国队的比赛越多,就越能看出她们有很好的纪律性、结构和执行力。我清楚记得那场比赛(奥预赛),中国队立足防守,希望打好攻防转换。我看了统计数据,中国队约有33%的控球率。一般来说,一支球队以这样的控球率是很难赢球的。我认为我们现有球员中,有一些技术优秀的球员,如果我们能有更多的“前瞻性思考”,试着在更多时间里控制比赛,我们能够踢出传球流畅的比赛。

记:去年世界杯,中国队曾以1:6不敌英格兰队。我们和世界强队差距在哪里?

米:问题出在哪?世界范围来说,女足运动正非常迅速地发展和提高,尤其是在欧洲。当你是国家队教练时,你的工作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球员在俱乐部的表现。我们必须确保她们在俱乐部的训练和比赛水平良好。在高水平联赛中,球员们在俱乐部会接触到风格不同的教练,对战术灵活性的理解和执行会更好,有助于她们回到国家队的表现。目前看,在欧洲踢球的中国球员,没有得到所需要的上场时间。当你参加国际比赛时,你需要俱乐部积累的经验。这是我们真正需要关注的。在国家队层面,我们做好充分准备,利用好集训时间,我觉得能达到一个有竞争力的水平。

2023年8月1日,中国队球员陈巧珠(左一)在比赛中射门。当日,在澳大利亚阿德莱德举行的2023年国际足联女足世界杯小组赛D组比赛中,中国队以1:6不敌英格兰队,小组排名第三,无缘晋级淘汰赛。新华社记者 李一博 摄

记:无缘巴黎奥运会,中国女足一段时间无大赛可踢。你的近期和长期目标是什么?

米:近期目标是要深入了解球员们的技术特点和水平,同时也让她们了解教练团队的理念和工作方式。我们可以共同努力,不断改进,进行良好沟通,彼此间达到一种清晰的理解程度。

从长远看,我们必须为2026亚洲杯做好准备,形成一种明确的比赛方式。也就是说,当观众们看中国女足比赛时,他们知道会看到什么样的比赛内容。所以,全队要有一种清晰的理解力,我和教练组将努力为球队带来一种符合现代足球理念的比赛方式。

记:中国队在2022年亚洲杯拿了冠军。你的第一个大赛任务就是亚洲杯,卫冕往往不容易。

米:回看那届亚洲杯,中国队在半决赛是通过点球大战晋级,决赛是最后一刻打入制胜球。随后一年的世界杯,中国队大比分负于英格兰队,止步小组赛阶段。接下来,球队未能进入巴黎奥运会。我想我们需要打造一支在大赛上表现稳定的球队,要有一种延续性,避免起伏过大。

记:这个月底,中国队将在客场与你执教过的澳大利亚队进行热身赛。澳女足已晋级巴黎奥运会,是世界强队。你对比赛有怎样的计划和考虑?

米:比赛很有挑战性,我作为新教练带队一周左右,澳女足教练带队已有四年,他们正在为奥运会做准备。两支球队处于不同阶段,但我会告诉球员,专注于我们自己,努力做到赛前布置的内容。比如,我们能否多控一些球、整体前压一些、踢出训练中的东西?这不容易,但我们会尽一切努力,去踢一场让澳大利亚队感到非常困难的比赛。

米:它确实有提高的空间。我认为最重要的是比赛水平和节奏。以海外高水平联赛为例,比赛节奏要快很多。到了国家队层面,如果我们和世界排名前15的球队去比赛,比赛强度也不同于女超联赛。球员们需要多打一些高强度和快节奏的比赛。

米:我看了她们很多比赛。比如,苏超凯尔特人队的沈梦雨和沈梦露;英超热刺队的王霜,她没有得到应得的出场时间,布莱顿的右后卫李梦雯也是如此;我们还各有一名球员在法国(吴澄舒)和西班牙(唐佳丽)俱乐部效力。总体来看,很遗憾,她们大都出场时间不足。但如果看看澳女足在英超的球员,比如在曼城和阿森纳的球员,她们都是经常参赛。当然,虽然出场机会少,但在海外效力的中国球员依然能获得良好的训练,同时与来自不同国家和地区的教练、球员合作,她们对比赛和战术的理解力是在提高的。但对她们来说,每场比赛的出场时间是最关键的。所以,球员们在选择俱乐部时要谨慎,最好能选择一支主教练确实需要你进入其战术体系的球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