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德甲最后一轮结果如何拜仁势必得好好整顿重新出发

“走运的拜仁”(Bayern-Dusel)在德国足坛相当有名:这个刻板印象指的是不论拜仁慕尼黑踢得多好还是多差,总能靠运气在最后一刻莫名其妙地取胜,这仿佛无可避免。但如果说运气要靠自己创造,那么拜仁在这几周给自己创造的机遇还远远不够。

这支现任冠军还在为上一轮惨败给RB莱比锡的耻辱而疗伤着,相形之下多特蒙德战胜奥格斯堡似乎也不重要了-即使这意味着多特在赛季剩下最后一场比赛的情况下从落后变成领先,而拜仁也在这场冠军争夺战中失去了主导权。球队内部充斥着低迷的气氛与检讨的声音,让拜仁没有心力承认埃丁·泰尔齐奇带领下的黄蜂军团为最后一轮夺冠所付出的努力。

这几周以来,德甲的倒数第二轮给人一种关键时刻的感觉:拜仁对阵的是收官战中实力最为坚强(而且极欲积争取欧冠名额)的莱比锡,而多特则是作客慕尼黑以西一小时车程、在降级边缘苦苦挣扎的奥格斯堡。对于多特如此一帆风顺,而拜仁如此一塌煳涂,则令人出乎意料。

多特也有自己的心理障碍要突破。他们并不习惯于面对真实冠军争夺战的压力,这在最近几周越来越明显:面对已被红牌罚下一人的斯图加特,最终却丢了两球的优势而被逼平;对阵同样位于积分榜底部的波鸿,即使当时身为榜首也只能以平手收场。以上迹象表明,他们仍须克服紧张的情绪。

在对阵奥格斯堡的那场比赛中,对方的乌多凯在唐尼尔·马伦即将突破防守、进入禁区时对他犯规而染红。多特因此再一次在上半场获得了人数优势,并且在中场哨声响起之前主宰了比赛:他们达成了12次射门,而力求在德甲生存的对手则只有1次。不过,就在塞巴斯蒂安·阿莱以巧妙的角度进球让球队领先之后,他们也开始紧张了起来。在几次惊险的片刻之后,塞巴斯蒂安·阿莱的第二个进球和尤利安·布兰特的进球才让比赛尘埃落定。这也意味着如果多特接下来能够在主场战胜美因茨,便能成为德甲冠军。塞巴斯蒂安·阿莱说:“这不是神奇的魔法,而是用真真实实的努力换来的。”不过对于这支冬季休赛期仍处于第六的球队来说,确实也可以说是奇迹了,而对于泰尔齐奇来说,塞巴斯蒂安·阿莱战胜癌症并回归赛场也是如此。

但是莱比锡第一次作客拜仁取胜所引起的回响却是最大的,而且也不仅仅因为这个不寻常的赛季只剩下最后一场比赛。这场比赛对于马尔科·罗泽麾下的红牛军团来说也意义重大,同一轮比赛中柏林联输给了霍芬海姆,确保了他们下个赛季可以继续待在欧冠。虽然格纳布里的精彩进球让他们在上半场处于劣势,但是夏天即将加盟拜仁的康拉德·莱默尔在比赛剩下25分钟时进了扳平比分的一球,他们甚至不用处在巅峰状态便能迈向胜利。

这个进球本身便说明了这一点。莱比锡从拜仁的角球取得了突破,而康拉德·莱默尔从贾马尔·穆西亚拉夺得球权之后,短暂地形成了四对一的局面,突显出拜仁的组织能力疲乏。这甚至不是莱比锡在马尔科·罗泽带领下最精妙的反击,但一旦他们取得进球,孰胜孰败便一目了然。莱比锡只是轻叩了几下,拜仁这座大门便轰然崩塌。

接着,他们由克里斯托弗·恩昆库的点球取得了领先-这是拜仁丢的两个进球中的第一球,也是本赛季在德甲面临的第九个点球,让人得以一窥拜仁防守不严的常态。尔后,马蒂斯·泰尔取得一次机会,被布拉斯维奇扑出。但是最好的机会落在克里斯托弗·恩昆库身上,却在突破时又浪费掉了。拜仁在进攻方面几乎毫无斩获的同时,却让后防大开,让对方的反击有机可乘。最终,多米尼克·索博斯洛伊用第二个点球结束了比赛。

不可否认的是,拜仁球员个个身怀绝技,但缺乏领导者一事却特别引人注目。在大卫·阿拉巴、莱万多夫斯基、蒂亚戈等球员离队之后(甚至还有坐在观众席观赛的罗本里贝里,为现在缺乏意志力的拜仁蒙上阴影),这支素以求胜基因著称的豪门却一再而再显得左支右绌。《踢球者》杂志(Kicker)的Frank Linkesch在社论写道:“约书亚·基米希、莱昂·戈雷茨卡、萨内和格纳布里这一代是国家队平庸表现的代表,他们不足以推动拜仁前进。”

可以肯定的是,5月30日球队的监事会开会时会来算总帐,只不过还不知道会算在谁的头上。卡恩所面临的压力最大,不过也不排除由他跟体育总监哈桑·萨利哈米季奇一同承担。一般来说,连续性是一件好事,也是拜仁长期以来的最大优势之一;这不仅仅是过去11年展现出来的,而是可以上溯到1990年代,乌利·赫内斯跟海因茨开始合作的时期。不过这项原则有一个前提,就是现状有值得维持的东西。

至于这项原则现在是否仍然适用,在慕尼黑引起了一阵思索与担忧。赫内斯在比赛日的存在感日益提升,或许暗示着有意重返球队的决策圈。而虽然解雇纳格尔斯曼一事看起来越来越像是个错误的决定,赫内斯与托马斯·图赫尔关系良好也说明后者会继续执教。拜仁的重建过程将会十分艰辛,而且夏窗期的最低要求是要找到顶尖的后腰和中锋,这也将所费不赀。

正如《南德意志报》的Philipp Schneider所指出,就连名模Heidi Klum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她把安联球场里坐在几排后、一脸紧张的Heidi Klum录了下来,并发在自己的IG上(她想要卡恩留下,但是哈桑·萨利哈米季奇走人)。这在德国已经发展成为了人人无可避免的茶余饭后话题,而在拜仁回到正确的轨道上之前,这样的讨论势必还会持续进行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