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 南外三位学长探营德国队发来最一手探营手记

本届世界杯开幕前夕,三位优秀的南外学长受邀进入了德国队在意大利的训练营采访(据悉,全国一共6人参加了此次采访,南外占了三人,也是厉害了

2015年保送至上海外国语大学德语系,2016年入学德国图宾根大学,目前化学系本科就读。

前上海外国语大学校队成员,上外德语系系队“打酱油”的,图宾根华人足球队成员,资深德迷。

南外2015届毕业生,2015年保送至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目前在德国图宾根大学日耳曼语言文学专业交流。

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足球队前任队长,图宾根华人队球门守护者,资深德国球迷(等到世界杯开赛就八年了)。

四年时光如白驹过隙,又到了一个世界杯年。随着德国街头的三色(黑红黄)的装饰越来越多,蠢蠢欲动的世界杯热情,从街边的小酒馆中再一次走回了人们的视野中。

2014年的世界杯曾带给我们无数的激情与感动,队长拉姆——那瘦小却又高大的身躯,举起大力神杯的瞬间仿佛还在上一秒。

多么简单又不可思议的线个人头顶脚踢,用肢体的艺术与战法的科学,登上了足球的顶点,昭告世界:西班牙王朝已成过眼云烟,现在,尊我为王!

四年过去,球员更替,现今的德国队比上一届多了几分睿智与沉稳。在前往东欧的战场前,王者回首,追随的人记录着他的面容,传颂着他的伟岸:他是那么的自信,仿佛卫冕唾手可得。

上周,我获得批准,可以以非盈利媒体的身份进入德国国家队训练营。激动的心情不言而喻,我和朋友马上就确定了行程。

训练营在意大利南蒂罗尔,倚傍在阿尔卑斯山的南麓。一开始,我还担心语言不通会不会给我们带来不便,后来查出来那里的官方语言包括德语,顿时放心多了。

周日早上,因故没赶上既定的火车,只能改坐下一班。朋友也是义气,留下来和我一起走。火车经慕尼黑,穿奥地利,过因斯布鲁克到南蒂罗尔省省会博尔扎诺。一路上有惊无险,却也有说有笑,晚上八点不到,总算是到了博尔扎诺。

博尔扎诺是意大利唯一一座说德语的城市,街道名称意德双语并列,在餐厅点菜时菜单也是德意英三语的,所以通行无阻。

第二天一早,我们赶去参加十一点半举行的新闻发布会——这是德国队对外宣布出征世界杯的二十三人正式名单的一次重要发布。

德国队的训练营不在博尔扎诺城内,而是在附近的Eppan小镇,夹在漫山遍野的葡萄园之间。不得不说,德国队的训练基地选址还真是精致,抬头可见层峦叠嶂的阿尔卑斯,远处的山顶上还残留着未化开的积雪,附近也没有工业的痕迹,空气清新,更关键的是还离最近的城市有近半个小时的车程,不近不远,如果交通太方便定会引来大批的球迷围观,也会给球队集训带来不便。

穿过成片的葡萄园,我们在训练基地门口停下。这里之前是当地地区球队(FC Südtirol意大利丙B级球队)的训练中心,现在被临时改建成了德国队的基地。在2010年的世界杯赛前,德国队也在这里集训过。虽然这次的训练也就两周的时长,但接待方还是做了非常仔细的工作,门口简单干净的标牌很有德国队一贯的风格。

刚过门口没几步路,就可以看到训练场。本来还端着一副正经记者架子的我也不由得心漏跳了一拍。德国队简洁帅气的队徽配上绿茵茵的球场,还有什么更理所当然的组合了呢?

绕到球场后面,是大型媒体的停车场。一眼就可以看见Welt,ARD(德国电视一台),ZDF(德国电视二台),sky sport(星空体育)等老牌足球媒体的转播车,发布会上的所有信息都将在这里通过卫星越过身后的阿尔卑斯山发布到另一端的德国球迷手上。

集训营门口,是德国队的标志旗。从我从出租车上下来,到走到集训营的门口,我昨晚设计好了的心理防线全被我澎湃的心潮冲毁了。那种能亲眼见到已经默默关注了十年的球员的兴奋感觉,真的是美妙得无与伦比。

集训营中,有两个硕大的白色帐篷。一个是媒体办公的区域,一个是新闻发布会的现场,也就是接下来要揭晓23人名单的地方。而比较吸引人的,是分布在这两个帐篷们门内外两侧的五座木头雕像。没有注解,我们无从知道他们是谁,只能从身上专门为他们定制的通行证上看出来,他们是和我们有相同权限(可以在2 3区域内活动)的人。也许是用作纪念某一位足坛前辈?又或是媒体大佬?我也不清楚。

发布会现场的大帐篷里面,是Die Mannschaft的发言人席位。又是黑白色为底色,简洁,干净,实用的装饰,满满的德意志风。我本以为这样万众瞩目的球队,他的发布会现场会有点什么新奇的东西,后来才发现一切都是这么的简单。又或者是正因为这份简单,才会有万众瞩目的今天?

很快时间接近11点30,发布会现场的人慢慢聚集了起来,各大媒体的专访记者在座位上落座。本来还在嘻嘻哈哈的我们顿时感到了一些紧张。在记者座位的后方,有一个小台阶,上面里放着6-7台大型的摄像机与三脚架。摄像师们也是老早就找好了摄像机位,就等着众星入场。

很快,门口一阵骚动,我们下意识提起了镜头。身着黑色便服的世界杯冠军教练勒夫和新闻官便装步入室内。虽然在两天前的比赛中德国队刚1-2负于奥地利,勒夫对于球员的状态表示了不满,但是今天的他看起来还是很轻松,见到端着长枪短炮冲上来的记者他微微而笑,风度翩翩。

在一阵密密麻麻的快门声后,记者们收集到了足够的素材,不约而同地慢慢退下。端着佳能7D的我也跟着退了下来。刚才我还在感叹,为什么自己不带个长焦镜头呢,后来一看会场内一般的记者都冲上去了,我也就拿着我的24-70mm小水杯兴冲冲地凑上去了。勒夫1960年出生的,近看鬓已星星,记得10年世界杯的时候,他还很年轻的样子。8年过去,一支世界排名第一球队,一座大力神杯。他却白了少年头,但他和他的团队已被记进历史。

勒夫和记者们详谈了分别是哪四个人不在德国队的考虑范围内,以及为什么将他们移出国家队大名单。其中,风头正健的萨内和莱诺的落选是在媒体的意料之外,以至于底下的媒体席都发出了一片讶异之声。

随后门口又是阵小的骚动,我好不容易把目光从勒夫身上移开,仔细一看:是受伤休养了一年,但依旧在对阵奥地利时表现亮眼的话题人物——国门诺伊尔。之前看到勒夫没带随行的球员时,我认为今天可能见不到国脚们了。虽然有些失落,但还是自我安慰了下,认为没什么不好的。现在看到了小新,真是喜出望外。

勒夫干净利落的简述完,很快就退场了。随着诺伊尔的登台,各路的记者快门又是追着一顿按。可能因为他是当今足坛最具话题性的球员之一,台前簇拥着的记者比勒夫面前的还要多,霎时间整个会场都被闪光灯和快门声所淹没。

曾经德国队的赞助商——梅赛德斯奔驰发布过一组德国队的代言照片,全队身着黑色西装,把国内的球迷看呆了,无论是不是德迷,都会赞叹一句:这真的是男模队啊!其中的颜值担当,诺伊尔无疑得算一个:193的身高,健硕的身材,温柔的面庞,碧蓝的眼眸,吸粉无数,是有原因的呀~

发布会下半部分是由诺伊尔答记者问。由于不是上半部分的比较严肃的问题,问答的氛围都比较轻松。诺伊尔在17年的欧冠四分之一决赛拜仁对战皇马的比赛中左脚骨裂,而赛季初仓促的复出更使得旧伤复发,大大推迟了最终的复出时间。直到几天前德国国家队与奥地利国家队进行的友谊赛中,诺伊尔终于重新踏上赛场。一年多没常规比赛,对于任何职业球员都是一个巨大的打击,球员往往也很难保持一个良好的状态。但诺伊尔在比赛中依旧反应神速,封堵精准。今天的发布会上诺伊尔与全场记者有说有笑,言语中透出十分的自信,让身为球迷的我们十分欣慰。

就在小新答记者问的时候,一只苍蝇一直在他的头上盘旋。嗡嗡的声音甚至通过扬声器传到场内,诺伊尔不得不用手去掸。掸了三四次后,场下发出了嗤嗤的笑声,诺伊尔也是一直笑的合不拢嘴。

整场发布会大概持续了40分钟,各大媒体提问完之后,大家都陆续离场。不出意外,诺伊尔离开时又吸引了大量的镜头和底片,而朋友作为诺伊尔的铁粉更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带了纸和笔上去找诺伊尔要到了签名。

在媒体的小自助吧把午饭垫了下,我们开始决定下午去干什么。因为球队方面下午没有什么安排的,也没有训练,所以我们打算自己去找他们。我先查看了记者证后面附的手册,发现有一种蓝色的证件是给一家叫Weinegg的五星级旅馆工作人员的,然后再一查它的官网:欢迎德国队造访!那就是它没错了。

走了大概半个小时,我们到了Weinegg旅馆门口。旅馆被白底的德国队宣传布围了起来,各个门口都有Sicherheitsdienst(安全团队)把手。我们给他们展示了我们的记者证,可还是没用,并不能进旅馆采访。于是我们证件一摘,就化身”狗仔”,希望能遇到出门的球员,可以进行一些采访,合影什么的。

结果老天不尽人意,一朵厚厚的积雨云压了上来。旅馆内到是有几个球员开着越野车出来了,博阿滕,维尔纳都是便服,在深色的玻璃后面一闪而过,还没看清楚就已经消失在路的另一侧了。

很快雨云就到了头顶,大雨也是倾盆而至。于是我们就中断了第一天的行程,期望第二天有个好天气,给我们带来更好的运气。

在前一天晚上的时候,我们收到通知,明天将会有对媒体公开的球队训练,以及出发前23人的合照仪式。这让我们喜出望外,便改签了原定明天回德国的火车。晚饭后,我们在Bozen老城内逛了逛,便怀着激动不已的心情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早,幸得天公作美,是个万里无云的好天气。我们把箱子收拾好,坐上了去训练基地的出租车。再访训练基地,我们驾轻就熟地找到了球场看台。看台下方就是德国队的训练场以及健身房。健身房前长枪短炮已经架好,球员合照的站台也已准备就绪,远处草皮上还有几名教练组的成员在踱步。

突然,我们左手边的后门突然打开,三位身着教练组polo衫的身影骑着自行车与我们擦肩而过。我眼尖,一眼就看出来中间的是世界杯最佳射手——克洛泽。克洛泽虽然已退役两年有余,但他的身材依旧健硕。不过毕竟人过40,面颊上也已刻下了时光的痕迹。只是看到他骑车一路飞驰而过的身影,恍惚间那个02年世界杯的追风少年似乎从未离开。

看到Miro 径直地进入了驶入了训练场,我也有点心痒痒。拿着我们的记者证一问,门口的安保人员笑嘻嘻和我们说道:“当然没问题。从正门进去就好。”要知道,球场内部可是记者证上规定的我们无权进入的区域啊。这可把我乐坏了,赶快道了谢,穿过球场,到记者席那边去。

待我们在各个媒体的三脚架旁”潜伏”起来没多久,昨天发布会的主角之一——勒夫,就从健身房中走到了我们的视野下。不愧是冠军教头,勒夫在足球场上与昨天便服状态下就是两种状态:场下的勒夫轻松,自信,场上的勒夫,给人展现的就是他的职业素养和他认真的一面。无论是思考阵容,安排训练项目,还是与自己队员沟通交流,他在队伍中的所作所为完全配得上他世界冠军的名号。

阿尔卑斯山南部的暖阳肆意地洒在绿茵草地上。绿松石色的运动服在阳光下显得特别活力十足。过了一会儿,“脸哥”赫迪拉也来到了足球场上,和勒夫在商量着什么。随着赫迪拉的入场,我耳边也是连着传来一阵快门声。赫迪拉一直是一名很沉稳的球员,和勒夫沟通的时候也是十分投入。

随后克洛泽作为教练组的一员也来到了球场上。这时候训练房内一直在放歌,我一听,这不是我在做实验的时候实验室助教整天喜欢听的歌嘛。我都听腻了你们还在听啊!突然就生出一种真真切切的平常心。过了一会儿,克洛泽走到媒体区旁边,在和Sky Sport的负责人聊些什么。朋友和我就凑了上去,给了几个镜头。看到也有另外的媒体记者把持不住自己的激动,上去和克洛泽合影,朋友也便壮了壮胆,上去叫住了正欲离开的K神:”Miro!”(克洛泽的昵称),世界杯金靴回过头来:”Ja?”(类似于“咋啦”之类的回答),是非常的平易近人。一番交流之后,朋友要到了合影的机会。

在一阵铃声过后,球员们在门口集合起来,听主教练勒夫来讲解今天的事宜。罗伊斯,穆勒,胡梅尔斯,特尔施特根,基米西,诺伊尔,维尔纳…以及我关注最多的厄齐尔一个接一个出现在眼前不远处。这种感觉真的很奇妙,他们是那么的遥远不可触及,却又是如此线米的地方。有的人还摇摇晃晃的,嬉皮笑脸的样子。特别的真实又平凡,却又一点也不平凡。

开完了小型会议,球员们向我们走来。三三两两聚在一起,有说有笑,很轻松的样子。神态各异的每个队员在我们身边不到5米的地方经过,走到合照的站台上。我也是丝毫不珍惜我的“胶片”,记录下每一个瞬间。厄齐尔也是一直在和德拉克斯勒聊天,遵循了他一贯人肉背景的传统。

之后就是合照时的抓拍。庆幸天气是真的好,每张拍出来都可以做桌面背景。德拉克斯勒还从记者那里抢了一副墨镜带上,搞怪味十足。

拍完合照,我们和球员们准备一起离开球场。这时,突然身后传来的一句略显突兀的英语:“Todaywe are doing preparation against South Korea.”猛一回头,竟然是是德国队主帅勒夫!可能是看到我们几个亚洲人面孔,把我们当成前来探营的韩国记者了吧。后来他又半开玩笑地跟我们说今天的训练可要好好看看哟,逗得我们哈哈大笑。勒夫看来心情很好,人也很亲切,不失幽默。这么近距离地跟世界冠军教头勒夫对话,时间虽然短暂,但激动的心情足够小伙伴们回味许久。

拍完合照之后,我们就被请出了球场。短暂的调整之后,球员们开始了这一天的训练。这支我们关注了8年的球队,就在我们面前的绿茵场上挥洒着他们的汗水,一如往常。博尔扎诺的阳光倾泻在他们的运动服上,晃得人有点睁不开眼,光晕下的他们的样子刻在了我们心中。离世界杯的首场比赛开赛不到半个月,他们自信的谈吐和脸上的笑容让我有理由相信他们已经做足了准备。也许外界有流言蜚语,也许来自球迷的压力会空前的巨大,但我相信他们能在赛场上展现出他们的统治力,希望他们能拥有好的运气,在比赛中发挥出自己真实的水平。因为我们清楚,Best Never 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