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斗英雄维克多:一夜醒来发现相爱30年的妻子竟然是刽子手

白俄罗斯小镇利普是个风景秀美的地方,也是维克多·金斯伯格的故乡。

维克多早年参加过苏德战争,在与德军的战斗中,他骁勇善战,多次立有战功。当然他也屡有受伤,不过对于那些在战场上死去的战友而言,他觉得自己还是要幸福得多。因为在战争结束后,他就幸运地遇到了妻子安东尼娜·马卡洛娃。两人婚后过得也很幸福,还生育了两个可爱的女儿。

原本,维克多退伍后,由于是战斗英雄,因此被分配到了莫斯科一家事业单位工作,并享有相当优厚的待遇。但让他迷惑的是,安东尼娜始终对莫斯科心存偏见,坚持要他回家乡生活。

为了爱情,善良的维克多并没有多想,就辞掉了工作,带着妻女,回到了位于白俄罗斯与俄罗斯交界的小镇利普,并在那里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

毕竟是战斗英雄,就算回到了小镇,地方政府依然按规定让维克多一家人享受到和家属该享有的各种优待和福利,而且他们还得到了小镇民众的尊重。因此,这对夫妻在小镇上颇有名望。

那天,57岁的安东尼娜像往常一样,带着小外孙坐在门口玩耍。突然,一辆警车停在她面前。随后,从车上走下几名身材魁梧的克格勃。在向她确认身份后,克格勃随即出示了逮捕证,给她戴上了手铐。

有一名军官模样的克格勃轻声说了一句:“安东尼娜,我们可找了你30年,现在终于找到你了。”

事情发生得非常突然,目睹了整个过程的邻居们满头雾水,不知道安东尼娜犯了什么罪。毕竟在大家的印象中,安东尼娜一直是个很和气的老太太。而丈夫维克多·金斯伯格更是惊慌失措。和自己相处了30年,平常都不敢杀鸡的温柔善良的妻子,怎么可能与罪犯联系在一起呢?

那时候,安东尼娜还是个乡下姑娘。读完中学后,她渴望到城里碰碰运气,或者继续学习,或者找一份工作,于是她来到了莫斯科。

然而,安东尼娜还没来得及安定下来,纳粹德国就撕毁《苏德互不侵犯条约》,以闪电战向苏联发起了侵略战争。

面对德国的进攻,苏联儿女们纷纷应征入伍,抱着必胜的信心,和纳粹德国展开了殊死的斗争。身为战斗民族后裔的安东尼娜,也一腔热血地加入了志愿兵队伍的行列,扛起武器参加战斗。

1941年秋天,安东尼娜参加了著名的维亚济马战役。在那场残酷的战争中,尽管苏联红军顽强作战,可是面对德军的精锐武器和摧枯拉朽的势头,最终苏联红军还是以惨败告终。

安东尼娜在战斗中被弹片击中了头部,昏死了过去。等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尸山血海中。当时的她害怕极了,她赶紧爬起来,踉跄着想回到苏联红军的营地。可是由于她对地形不熟,竟然走到了德军占领的布良斯克地区。

很快,安东尼娜就被德军发现,并被关进了战俘营。在那里,安东尼娜听到了可怕的消息:每天都会有大批的战俘被德军杀害。这个消息让安东尼娜十分恐慌,她不知道自己留在世上的时间还有多少。

在煎熬中度过了几天后,一名德国军官和安东尼娜进行了一次交谈,表示如果她能完成德军给她布置的任务,就能保证她的生命安全。

为了活着,安东尼娜同意了德国军官的条件。从那以后,她就成了纳粹德国的刽子手,每天都要处决大批的战俘。

当然,德军并没有向安东尼娜透露,那些被她处决的战俘都是什么人,而安东尼娜也从不向德军打听那些战俘来自何方。

其实,早在第一次处决战俘的时候,她就已经从战俘的外貌和服装上看出来,那些人都是曾经和她并肩作战的战友。一想到自己杀害的竟然是自己的同胞,安东尼娜就十分痛苦。因此在第一次向战俘开枪的时候,她把自己灌了个酩酊大醉。

不过,很快安东尼娜就变得麻木起来。到了后来,她几乎成了一个没有感情的杀人机器。她常常在处决完战俘后,立刻就换下沾染了血迹的衣服,然后盛装打扮一番,去德军所在的俱乐部和年轻的军官们调情鬼混到下半夜。

有时候,安东尼娜也会在午夜时分,到监狱里去,透过冰冷的栅栏,看一看第二天即将死在她枪下的倒霉鬼。起初她看到的大多都是苏军游击队战士,后来又多了老人和小孩,甚至还有抱着婴儿的妇女。

1943年,苏联红军在库尔斯克会战中,以坦克集群发动了反突击作战,一举将德军的装甲部队消灭。随后,苏联红军乘胜追击,以围歼的战术,先后消灭了75万德军,从而掌握了战争的主动权。

很快,苏军收复了安东尼娜所在的布良斯克地区,并把那些为纳粹德国做事的苏奸和叛徒全部绞死。然而,安东尼娜却因为染上了梅毒,刚好离开了布良斯克地区,在很偏远的德军战地医院住院治疗。而这个巧合也让她成了漏网之鱼。

1945年,苏联红军攻下了柏林,获得了胜利。战争结束后,人们开始清查在战争中为德军做事的苏奸和叛徒,并把他们处以绞刑或者流放西伯利亚。

安东尼娜看到每天都有叛徒被绞死,她再次陷入恐惧之中。毕竟像她这样双手沾满鲜血的人,如果一旦被逮捕,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有着强烈求生欲望的安东尼娜,在生活中谨小慎微。为了给自己多一层保护,她在一次巧合中,认识了退伍的战斗英雄维克多。于是她巧施手段,让维克多爱上了她,并在很短的时间里,两人就举行了婚礼。

在安东尼娜看来,英雄的妻子往往不容易被人怀疑。不过,为了谨慎起见,她还是以种种借口,说服了维克多放弃莫斯科的工作待遇,回到家乡生活。

一晃,安东尼娜和维克多已经在小镇上住了30多年,他们过着风平浪静的生活。小镇上的人,也从来没有对安东尼娜的身份有过怀疑。原本,安东尼娜以为,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犯的那些罪,将不再被人记起,而她也不用再提心吊胆地生活。

然而,安东尼娜根本不知道,其实在苏德战争结束后,苏联就从德军遗留下来的资料中,发现了安东尼娜的档案。并通过档案记录得知,她在被俘后很快就投降了德军,并成为了德军的刽子手,在整个战争期间,更是杀害了1500余苏联人。

为了抓捕安东尼娜,苏联方面把安东尼娜的资料转给了克格勃。不过由于资料缺失,克格勃只知道安东尼娜生于1921年,其他的个人信息无从知道。

克格勃本着“生要见人,死要见尸”的原则,开始悄悄查找安东尼娜。他们很快就发现,全国大约有250多个叫安东尼娜的人,经过一一排查,这些人都不是他们要找的刽子手。

为了能把安东尼娜绳之以法,克格勃又找到了当年被关押在布良斯克地区的幸存者。通过他们的描述,克格勃断断续续掌握了安东尼娜的相貌等线索,可是就凭那一点线索,依然无从查起。

1976年,一位叫帕芙诺娃的妇人,来到俄罗斯移民局,表示一家人准备移民,并递交了一家人的资料。工作人员发现,这一家人全姓帕芙诺娃,唯有一名女性叫安东尼娜·马卡诺娃。这个发现让工作人员觉得有些奇怪,于是他就把资料传给了克格勃。

克格勃很快就查到了安东尼娜的战后信息,以及她目前的居住地址。于是,克格勃迅速带着几名见过安东尼娜的幸存者,赶到了小镇利普,让幸存者们暗中指认安东尼娜。结果那几位幸存者一看到安东尼娜,就立刻辨认出了她。

那么,安东尼娜的名字,为何会出现在帕芙诺娃的户口本上呢?原来,帕芙诺娃是安东尼娜的娘家人。本来安东尼娜也姓帕芙诺娃,但在她读小学的时候,老师在匆忙中,把她的姓写成了“马卡洛娃”,而她也没有在意。后来她也没有更正过来,因此也就一直错了下来。

安东尼娜被捕后,在法庭上为自己辩护称,她杀人是迫不得已。她不是犯罪,只是为了活命而已。甚至她还提出,事情已经过去了30年,希望法庭能宽恕她,判她3年以下的缓刑。

法院见安东尼娜冥顽不灵,毫无悔过的态度,当场就回绝了她的请求。最终经过审理,安东尼娜被判处死刑,很快就被执行了枪决。只是这次枪响的时候,被处决的人是她。

正义也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安东尼娜如果当初被俘后,拒绝与德军合作,也许她会死在战俘营中。那样的话,她就会以战斗英雄的形象,活在苏联人的心中。可惜她选择了屈服于德军,充当德军的刽子手。她的结局,也是罪有应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