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英国著名造星教练却将魔爪伸向上百个男孩

“我的教练在我11岁的时候了我。我想……应该不止我一个人被他了。”

安迪-伍德沃德对《卫报》的记者说道。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公开讲述自己11岁时被性侵的经历,而此刻,他已经43岁了。儿时的伍德沃德效力于英格兰球队克鲁队,在这里,他遇到了改变他一生的人——巴里-贝内尔。

贝内尔是克鲁队的青训教练兼球探,广泛招纳英格兰西北部和中部9-14岁的小球员,曾被英媒评为“英国足坛造星者”。贝内尔会把克鲁青训出品的小球员送入顶级联赛,帮他们实现梦想。小伍德沃德就这样被贝内尔纳入麾下。

“我只是想踢球。爸爸妈妈说,无论我走到哪里都会抱着足球,克鲁队就是我梦开始的地方。”伍德沃德回忆:“就这样遇到贝内尔了。”

刚加入克鲁队没多久, 11岁的伍德沃德在贝内尔的带领下去了他山顶的一幢房子:“那里就像一座宝库,孩子都会喜欢。有果汁机,台球桌,他在那养了小猴子,两只狗和一只猫,贝内尔给我拿了很多甜食。我真的非常信任他,他是全国最好的青训教练,我相信他会实现我职业球员的梦。”

“当性侵真正开始的时候,他转而使用威胁,告诉我他是我的主人。他让我举着一张白纸,一拳把纸打破,然后告诉我,你看到我的力量了吗?你知道我有多强大了?别想和我作对。如果你告诉别人或是不服从我,我马上让你从球队里滚蛋,你的梦想全都泡汤。一直都是情感勒索,他知道我们最爱的就是足球,就以梦想要挟。他酷爱性格柔和、深色头发的男孩,绝对不止我一个人受害。”

“连续侵犯我三年之后,他又和我16岁的姐姐在一起了。他在同一幢房子里和我和我的姐姐发生关系。”1991年,贝内尔娶了伍德沃德的姐姐,这个和虐待了自己多年的男人,成为了自己的姐夫。伍德沃德被迫出席了婚礼,看着这荒唐的一切。

难以想象这对一个十几岁的男孩来说是怎样的精神创伤。伍德沃德的履历显示他饱受伤病困扰,实际上,他是因为多次心理崩溃,无法比赛,一度在树林中上吊。加上长时间的抗抑郁治疗影响了他的体重和竞技状态,没到30岁,他的职业生涯就结束了。

伍德沃德披露的故事震惊了足坛,针对贝内尔的调查立即启动了。更加令人恐惧的是,在伍德沃德的带动下,一个接一个克鲁队的青训队员站了出来,指控贝内尔曾性侵自己。

很多人选择了匿名。几位实名举证的人——足球评论员阿克莱在1979-1983年间被贝内尔性侵100余次。球员沃尔特斯、恩斯沃斯和邓福德回忆,贝内尔给他们看恐怖片,让孩子们吓得只能成团挤在卧室床上,然后轮流进行。

克鲁队主席表示自己对此毫不知情:“一方面,他确实是优秀的青训教练。但这一切就像马戏团一样,我只看到了华丽的工作成果,并没看到背后的黑暗虐待。”时至今日,伍德沃德和其他男孩们依旧没有等到俱乐部的一句道歉,在贝内尔未入狱之前,克鲁队甚至没有解雇他,称“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贝内尔先生做过这些事。”

令球队失望的是,贝内尔并不是无辜的。对犯罪事实的数次抵赖没能敌过一个又一个球员的举证,他终于坐实了儿童的罪名。截止至2018年,敢于站出来指控他的球员达到86人,其中28人提供了可定罪的证据。一名当事人向《》表示,真正的受害者数目一定上百了。

“为什么要这样?”在法庭上,球员克里夫直视着性侵过自己数百次的教练,问出了这句话。贝内尔没有抬头,也没有回答。这些受害者中,有人数次自杀,有人沉溺于酒精与毒品,有人至今被重度抑郁症和焦虑症困扰。在法官讲出了这些事实之后,贝内尔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很遗憾,并没有。他被判处了31年有期徒刑,其中一半刑期在押,上诉无果。而且他已经身患癌症,很快就会病死狱中。宣读审判结果之后,法官戈德斯通对贝内尔说道:“你以为你是他们的神,实际上,你是魔鬼的化身。你偷走了他们的童年,满足自己变态的欲望。”语罢,法庭上响起了掌声。

贝内尔失去几年苟延残喘的自由,真的可以弥补男孩们在身体和精神上的终生创伤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但打开“英国足球丑闻”的词条,看着长长的名单,也许我们会明白贝内尔被定罪有着怎样的意义。那么,英国之外呢?足坛之外呢?多严格的刑罚才能切断伸向儿童的魔爪?或许全世界都还有太长的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