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掀风浪今闭口不言 泽曼成沉默的“胜利者”

记者王勤伯报道 毫无疑问,泽曼是尤文禁药案中最不能忽略的名字,正是他在1998年夏天对尤文的公开指责,导致了都灵检察官瓜里涅洛的调查。当然,《罗马体育报》也透露,瓜里涅洛此前已经收到了2份关于尤文图斯使用禁药的匿名检举。

调查从1998年8月持续到2001年7月,2002年1月法庭正式开始审理此案,直到上周五判决结果被宣布前,现任尤文领导人吉拉乌多、先后效力于尤文图斯的维亚利、皮耶罗等球星都接受了法庭审问。

无论如何,尤文集体服用禁药这一事实得到认定,这意味着泽曼的胜利。1990年代中期,“里皮第一王朝”的尤文图斯以肌肉型球员著称,维亚利、皮耶罗等人发达的肌肉都引起了人们的怀疑,泽曼只是一个公开的揭秘者。这次判决,也意味着体育界反运动的一次胜利。

吉拉乌多却显得很是不以为然,他在这个关键时刻并不放过泽曼,“这场审判是有意针对尤文图斯的,举例说,在泽曼的罗马,曾大剂量使用‘扶他林’,在他的拉齐奥,也有很多球员使用肌酸。现在人们明白了,足球圈就像一个村子,村子里总有个傻子,一双白眼什么都胡说……”

有趣的是,泽曼对本次审判结果和吉拉乌多的言论却不愿意发表任何评论,“现在我只想着和博洛尼亚的比赛。”巧合的是,审判结果出来的时期正好是泽曼重返意甲的赛季,此前他离开罗马后长期和意甲无缘,这被认为是尤文系暗自惩罚他的结果。现在似乎到了泽曼出头的时候,莱切主席塞梅拉罗日前就曾透露,泽曼有可能在下赛季执教一支“大球队”。

媒体对此事铺天盖地报道的同时,意大利足球界职业人士却不太愿意进行太多评论。AC米兰队长马尔蒂尼说,“我并不知情,无法发表评论。尤文不是一个例子,而是尤文被调查,其他球队也接受了各种检查,反斗争的难度一向是巨大的。”

罗马主帅德尔内里说,“我不在法庭上,无法作出结论。”内德维德更有意思,“什么审判,比斯纳迪那个?(《比斯纳迪审判》是意大利著名电视节目,名记者比斯纳迪邀请专家对足球界各种事件进行讨论。)今天日子很正常,谁也没有和我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