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比德国本土少帅井喷为何英格兰土帅缺失?

第二次在12月份成为临时主帅直到俱乐部找到合适的人选。当然,如果柯蒂斯在德国的话或许就被直接扶正了。但是天鹅海在几天后就宣布拜仁助理教练成为球队新任主帅。遇到形似情况的还是奥格斯堡,他们炒掉了舒斯特尔,直接提拔青年队主教练

跟布拉德利被指责没有英超执教经验不一样的是,在德国,人们没有觉得缺乏经验的鲍姆有什么不好,那很正常,因为有12支德甲球队的主帅有着跟他类似的经历。鲍姆的情况也代表了当下德国的一种趋势:奥格斯堡成为第五家任命没有德甲经验教练带队的俱乐部。

在奥格斯堡之外,几乎没什么人听过说鲍姆,但他的晋升也表明了德国俱乐部对待年轻主帅的态度。在过去5年时间内现在的18家德甲俱乐部中有12家主教练是从内部提拔上来的,而这12个人当中的11人有带青年队的经验。

让我们拿同时期的英超来比较,加里·蒙克在成为斯旺西主教练之前是球队队长;麦克·惠兰在拿起胡尔城教鞭前是布鲁斯的助教,而更早的时候他也在曼联担任了多年助理教练;舍伍德成为热刺主帅前也是助理教练;还有比利·麦金利,沃特福德还在英冠的时候,主教练加西亚因为健康原因离任,刚刚当了一个礼拜助理教练的麦金利就这么被扶正了。

上述四人当中没有一人在成为一线队主帅前有过带青年队的经历,其实这也不是什么问题,就像多特蒙德现任主帅托马斯·图赫尔解释的:“不少顶级教练都没有带青年队的经验,当然也有不少是带过的。”

其实带青年队也会收获不少好处,图赫尔自己就是最好的例子,他的执教生涯始于斯图加特U-19,之后在奥格斯堡预备队带了3年,再转而执教美因茨,正是他在美因茨预备队的出色表现俱乐部才在克洛普离开后将他扶正。并且在2015年到多特蒙德第二次取代离开的克洛普。

2000年欧洲杯失利后德国足球痛定思痛开始重视青训,并且在2014年修成正果拿到了世界杯冠军。而图赫尔相信,现在的德国足坛正在享受青训政策带来的“第二波”好处。年轻球员的水平得到了长足的进步,相对应的他们的教练也到了该出成绩的时候了。“从开始重视青训到最终取得成绩这中间花了不少时间,在这期间教练们都得到了充足的锻炼。那些曾经离开一线扎根基层的教练,他们带出来的孩子已经成为了职业联赛的中坚力量,当他们促进德国足球整体进步时,也该到了教练集体爆发的时候了,毕竟他们在同一套系统当事多年,当教练们再次回到职业队,出成绩就变得相对简单一些。”

跟鲍姆一起享受青训第二波浪潮好处的教练还有年仅29岁的霍芬海姆主帅朱利安·纳格尔斯曼。他在2014年6月份带领霍芬海姆U-19拿到了青年联赛冠军,决赛中他的球队5-0大胜斯滕德尔带领的汉诺威U-19。那场比赛过后2年,纳格尔斯曼和斯滕德尔双双成为了俱乐部一线岁的中场纳迪姆·阿米里在那场决赛中梅开二度,第二年2月份他就代表一线队上演德甲处子秀,比纳格尔斯曼成为一队主帅还要早一年。当昔日的青年队主教练最终拿起一队教鞭时,阿米里毫无疑问会得到重用,甚至成为了主帅战术安排的核心。

大多数时间,它还会以其它的方式起作用。比如说随着自身履历的升级,这些菜鸟教练门相应的也会给他们带过的年轻人更多机会,德甲也喜欢看到这类的故事发生。2014年,17岁的奥斯曼·曼尼以难民的身份定居在德国,一年后他加盟不莱梅,并且开始为球队的U-23踢球,当时他的教练是

,当诺里在10月份晋升为一线队主帅的时候,曼尼也紧跟着被提拔,并且在2-1战胜勒沃库森的比赛中打进成年队处子球。“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些,”曼尼在谈到自己的经历时如此说道。“这是真的吗还是说我是在做梦?这是我一生中最伟大的时刻。”随着年轻教练的大量崛起,一些年长的教练在被炒鱿鱼后再就业的压力大大增加。在德国,48岁的

算不上老,但却被归到了那一类教练中,要知道对德国和英国足球非常熟悉的他过去13年在这两个国家执教了7家俱乐部,经验不可谓不丰富。“生活当中很多事情兜兜转转就又回来了,”勒斯勒尔在谈到德国足坛目前的这种趋势时如此说道。“很多经验丰富的人都会再次获得机会。”纽伦堡去年夏天将选帅名单缩小到两个人时俱乐部最终选择了在德乙经验更丰富的施瓦兹。

在家闲赋了10个月后勒斯勒尔在去年7月份成为了弗利特伍德主教练,并且带领球队杀进了英甲升级附加赛,以他的经验在英格兰很好找到工作。“比方说你要做一个心脏手术,你是希望让一位只做过100次手术的年轻医生主刀还是换成一位60岁已经做了10000次手术的老医生呢?”勒斯勒尔如此打比方道,德国教练还说在英格兰外资老板都十分富有,投入也很大,他们肯定不想把帅位交给没证明过自己的那些教练。所以在英国,年轻教练爬升锻炼自己的机会也大大减少。“德国足球在这方面就领先于英国,”勒斯勒尔说。“我跟英国同行讨论过很多这种话题,现在英超的本土教练越来越少,甚至连英冠都是如此。”

在德国,勒斯勒尔相信俱乐部在考虑任命某个人的时候肯定会考虑到稳定性。“他们能带来稳定的技战术打法,而且价格相对低廉,那些年轻的教练为了进一线队都不会太在意年薪的问题。”

德国现在这股提拔年轻教练的风气就像是一幅田园牧歌般的油画,但是德甲俱乐部跟英超还是相对类似一些,我们前文所说的那12位教练当中只有一个人是因为前任临时辞职才接手的,那个倒霉蛋是法夫尔,前年9月份他带领门兴开局5连败,最后主动请辞。

德甲的这种风气确实给了年轻教练包括球员甚至是俱乐部自身大把的机会。霍芬海姆在29岁的纳格尔斯曼的带领下以不败的战绩位列联赛第3。正如图赫尔所说,这一系列的利好里面最好的部分,是第二波浪潮的好处才刚刚开始。